实习忍异味、吃苦也甘愿留下 这间高中让长照变超抢手科目

纵使政府有再好的长照策略,没有人力、人才,一切都沦为空谈。南投五育高中看见在地老化现象,培育本地长照基层人才,期望落实有品质的长照服务,让长辈在地安老。

台湾正式迈入高龄社会,也就是说,每七名人口就有一名老人。而国内长期以来仰赖外劳人手,约占所有的照顾服务员六○%。一旦他国停止输出外劳或有更好的薪资条件等,势必出现照服员短缺的问题。此外,国内照服员年纪偏大也是隐忧,目前台湾照服员平均年龄为四十至五十五岁,三十岁以下仅占了一成。

位于南投县南投市的五育高级中学,因见到乡里间独居老人的问题,六年前面临学校转型时,便将长照这块纳入,经过两年的规画与準备,于一○四学年起(二○一五年)正式成立照顾服务科。

五育高中董事会祕书黄美玉表示,当初学校要成立照顾服务科,是身为学校董事长的父亲黄添荣,长年参与草屯妈祖庙会活动,发现许多熟识的长辈渐渐不来了,一问才知道很多长辈独居、行动不便,因而和草屯妈祖庙发起供餐活动。六年前,黄添荣提到这些服务的志工将来老了,有谁可以接续服务?一方面则希望学校里的孩子们除了读书,还要能自给自足、服务他人,于是提出增科的申请与规画。

银髮体适能、尿布体验 

让学生了解工作内容

三年多前,「长照」这名词还不够夯。招生时,有许多学生问:「念照顾服务科,毕业后能做什幺?」黄美玉笑着表示,她只能简单说,是照顾老人、陪伴老人。不过,在南投,与阿公阿嬷一起生活、隔代教养的孩子们也不少,对陪伴老人并不陌生。

五育高中第一届照顾服务科包含转学生,陆续招收了四十二名,目前三个年级共有二百名学生就读。教务处副主任兼就业组长林郁君不讳言,一开始的课程设计,是参考各大专院校的「老人照顾学系」,将内容修订为简易版,一路调整到现在。

一年级有教育部的必修科目——国文、数学、英文等,学校只能在校订科目做些修正,如长照概论、美容实务、银髮体适能等;二年级有膳食营养、人体结构与功能概论等,暑假会安排两周的见习;三年级有基本照顾技术(如尿布体验:学生们互包尿布,了解长辈的感受)、复健实务、活动教具设计等,并搭配二十天的实习。

林郁君指出,见习与实习最大的差异是,见习是利用两周左右的时间,由学校师长安排到三种不同属性的单位,一个单位待三天,学生可以藉此了解长照体系的多元化,并找出适合自己的领域。实习则是更贴近长照实务,由学生自由选择,到单位实际操作照服员的工作内容,当学生选定实习单位后,不能转换机构,也因此要学会对自己负责。

实习忍异味撑下去

首届毕业生成绩亮眼

此外,学校会透过参与社区活动、见习等,让学生认知,长照的职场形态就是充分地忙碌。至于辛苦程度,若以十分来计,正在实习的学生会觉得有七分到八分左右;对于「愿不愿意留下来?」他们的答案倒是肯定的,认为这个行业「有前景」、「感觉还不错」。

「这些孩子去了机构,遇到最大的障碍,是味道,例如尿布的异味。」林郁君表示,曾经有一名学生,已经戴着口罩,仍设法将自己靠近门帘外。据她说,这样「味道会淡一些。」不过这名学生从无法适应,到最后仍选择留下。吃、喝、拉、撒、睡是人的本能,「维持病人的身体清洁与舒适,也是照服员工作里的重要一环。」林郁君说。

数字会说话,五育高中第一届照顾服务科四十二名毕业生,有十九名继续在职进修。现于南投医院护理科担任照顾服务员的林采妍表示,虽然曾经考虑转护理系,实习后发现长照领域很广,护理师要从事专业性的治疗,照服员相对不用承受这幺大的压力,CP值反而较高。

(图片摄影/萧芃凯)

「在台湾,很多照顾服务员都是外籍劳工,南投医院虽然是用本国籍,但毕竟不是科班出身,训练九十小时的照顾服务员和完整三年的专业课程,还是有落差。这些同仁纵使年轻,能力还是有目共睹的。」南投医院护理科护理长曹文昱说。

人才需要培育、养成,并做好职涯规画,而非单纯的薪资保障。也因此,五育高中照顾服务科强调「三加四的规画」,即三年职业学校的训练后,再继续完成四年的大学学历。唯有扎实的实务经验,未来他们要做经营管理、独当一面时,才能在职场深耕。

照顾学生学校实习五育单位老人实务照服员
上一篇:
下一篇: